蔬菜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蔬菜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政协经济界委员鼓与呼利率市场化0

发布时间:2021-02-01 16:36:58 阅读: 来源:蔬菜清洗机厂家

政协经济界委员鼓与呼利率市场化

一边是高到“不好意思公布”的银行利润,一边是高到“简直无法接受”的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今年两会,多位政协经济界委员开出了一剂“退烧药”:利率市场化。  从今年初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到进行中的全国两会,种种迹象显示,利率市场化改革似乎箭在弦上。而如何打开瓶颈,破解长达十余年的“纠结”,眼下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关键,更需“稳中求进”。  监管层的态度是坚定的。这些年来,利率市场化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推进。尽管路径尚在讨论之中,但多位委员一致认为,一旦全面铺开,整个银行业金融机构将面临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  改革倒逼转型,利率市场化拖不起且急不得,银行业战略转型却是“声声急”。  银行  被触动的“核心利益”  千真万确的实话,往往并不受欢迎,比如“利率市场化”之于银行业。  “企业利润那么低,银行利润那么高,所以我们有时候利润太高了,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3个月前,民生银行行长洪崎在某论坛上说了个大实话,引发一片哗然。该行当时发布的季报显示,其净利润达213.86亿元,同比增长64.42%;净利息(贷款利息-存款利息=净利息)收入达467.04亿元,占营业收入602.16亿元的77.56%。  显而易见,利差收入已成为民生银行主要的收入来源,这几乎是银行业的普遍现象。而通常所说的利率市场化,就是将存款利率上限和贷款利率下限放开,由银行自己决定。  两者之间有何玄机?全国政协委员、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一语道破:要是放开存款利率,存款利率上升而贷款利率有限,那利差就会降低,肯定会对银行造成压力。  通俗地说,就是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推进,银行之间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存款利率可能提高,贷款利率可能下降,这就触动了银行的核心利益。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的担忧颇具代表性:“虽然推进利率市场化是大势所趋,但我国商业银行经营机制尚未根本转变,对利率的自主定价能力依然不足。”  在他看来,今年推出人民币利率市场化的时机还不成熟,中国目前多层次的金融体系正在建设之中。“利率市场化一旦全面推开,很多农村金融机构存在倒闭的危险。”  因此,闫冰竹呼吁在推进利率市场化的同时,给予中小银行一定的照顾。比如,在一段时期内维持适度的存贷利差;给予中小银行先行先试的机会。  监管层面纠结十余年步伐更坚定  我国自上世纪70年代启动市场化改革,于上世纪90年代废除价格双轨制,进程不断加快,而在利率市场化问题上却纠结了十余年。  从年初开始,继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推进利率市场化后,央行网站发表了行长周小川于2010年底的讲话稿《关于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若干思考》,并配以编者按。这一多年来被外界广泛关注的话题再成市场焦点。  在今年的央行年度工作会议上,周小川明确:目前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条件基本具备,下一步将继续积极推进。  “思路上没有太大障碍,具体操作上主要将考虑顺序安排和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周小川说。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也提到今年要“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  “利率市场化既是一个目标更是一个过程。”全国政协委员、工行行长杨凯生向记者表示,作为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利率市场化更需“稳中求进”。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认为,在商业银行盈利压力不大的情况下,应该尽早推行利率市场化改革。  “利率市场化是一个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过程,具有一致性,不可能在某几家银行之中试点。”阎庆民特别强调公平性——“不能哪一类银行先走,哪一类银行后走。如果条件成熟了,要放开利率,那就要统一实施。”  至于地区试点,阎庆民认为,“倒有可能进行”:资金具有逐利性,哪里利率水平高,资金就往哪里走。不过“即使试点,期限也会缩得很短”。  换一个角度而言,“利率市场化应该逐步、有序、可控地放开。”全国政协委员、原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马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建议,贷款利率下限和存款利率上限的放开是相互作用、配合的,不应先放开或后放开哪个部分的利率。  市场利率市场化悄然进行   “事实上,现在很多理财产品的发行已经突破了银行存款的上限,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不搞利率市场化,会更乱。”  全国政协委员、原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直言:理财产品倒逼利率市场化,但不能靠这种倒逼来推进利率市场化,而要主动引领。  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1月末,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规模达到了15万亿元。在一定程度上,理财产品是银行通过创新的形式来规避一些利率管制,推动利率市场化进程的表现。  另一个鲜活的例子:2011年年底,温州市为解决当地中小企业的资金债务危机问题就尝试了利率市场化,各类贷款利率在法定贷款利率4倍内可自由浮动,由借贷双方自行议定。  “以后要朝着利率市场化推进,就必须要求银行的盈利模式发生转变,不能完全、长期地依赖于存贷款。”阎庆民“指路”银行:要多做一些科学合理的收费项目,这是最主要的。其一,创新一定要跟上;其二,设计的产品要量身定做,满足不同层次客户的需求,这需要精细化、差别化经营;其三,对产品进行风险定价,以先进的科学系统保障产品的生命力。  全国政协委员、原招商局董事长秦晓也建议银行大力发展中间业务、理财产品。不过他强调,利率市场化光靠号召是不够的,必须要引导,要有一个市场激励和约束。  至于具体途径,全国政协委员、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建议重启资产证券化实践。  董文标以民生银行为例介绍:我们卖出去1500亿中长期贷款,今年新增规模只需要两三百亿就可以了。“在信贷资产证券化方面加大力度,有可能是使银行转变商业模式、转变盈利模式非常好的一种路子,一个很好的契机。”  无论如何,一个市场制度国家长期按照行政命令配置金融资源,将会严重滞后未来向消费转型的经济结构调整。作为最基础的改革目标,利率市场化不在承上启下的“十二五”初期进行,更待何时?

甘肃省公务员考试报名条件

陇南三支一扶考试

尚浩宇公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