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蔬菜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古宅惊魂之诡异的电话亭-【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18:24 阅读: 来源:蔬菜清洗机厂家

海晏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四周一片漆黑。一股老旧发潮的木质板味飘到了他鼻子里,伸手摸了摸兜,找出一个打火机。

“这是什么鬼地方?白子?宫井?”海晏喊了几声,除了空旷的回声外没有任何声音。

他打着了火机,用那仅有的一点光亮开始往前摸索着,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看到前面有一个门。

“哈哈,终于看到门了!”他一高兴连打火机都扔了,直接向门跑去。转动了几下门把手,却没有打开门,像是被从里面反锁了。

“该死的,居然还上锁!”气得海晏像门猛猛地踹了几脚。

“咯吱”一声,门自己开了。先是犹豫了一下,才开始挪动脚步向门里走。

进去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被窗帘挡着的大窗户和一排的电话亭。

“这是什么癖好,这么有钱在家还装这么多电话亭?”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

他走到了第一个电话亭里,按照记忆给白城打了过去,一段熟悉的铃声过后,电话通了。

“喂,白子,你们在哪?你这破宅子这么大,我走了半天才找到个门!”海晏抱怨地说。

电话那头沉默半天,突然传来哀嚎声:“我好痛苦,救救我吧,快过来帮我解脱吧,啊~”吓得他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吓死我了。”海晏捂着胸口脸色苍白地说。

慢慢地退出第一个电话亭,然后一眼望去,一排电话亭总共有八个。犹豫再三,挑了一个幸运数字号又一次走了进去。

“喂,是宫井吗?你们在哪呢?”海晏站在第七个电话亭里,给宫井打了过去。

“海晏吗?你要小心了,你可能有生命危险了!”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神经病吧?怎么咒人死?还有你这声音这么耳熟,你是谁?”海晏气愤地问。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只是在警告马上要死的我!”电话那头继续说着一些奇怪的话。

“你是不是有病?”海晏直接把电话摔了过去。

“靠,这电话亭太邪乎了,我必须马上离开。”他转身刚要走,电话居然响了,是隔壁第八个电话亭传来的声音。

他又走到隔壁,刚准备拿起手又缩了回去。

“难道这宅子里还有其他人吗?怎么感觉像是恶作剧呢?”海晏小声嘀咕道。

电话铃声依旧在响,安静的屋里只有铃声在回荡,仿佛在向他诉说冤情,又仿佛在叫他接电话。

“靠,恶作剧就恶作剧吧!”他还是拿起了电话。

“你终于忍不住还是接起了电话,下面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这次是一个老头在讲话。

“讲故事?你有什么权利让我听你讲故事?真是太搞笑了!”海晏说着准备挂了电话。

“你现在挂了电话会后悔的,你迈出门的那一步就是你下地狱的时候!”电话里老头威胁道。

海晏拿着电话的手突然不动了,他朝门口看去,门竟然自己开了一半,明显门口有人站着,但是看不清长相。

“谁?谁在那站着?”海晏大喊道。

“没用的,那是勾魂的厉鬼,不会跟你讲话的!”电话里老头继续说。

海晏本来还想说什么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就对了,下面我要讲的是一个叛逆少年的故事,听完了你来评价一下他的为人。”老头没有等他回应继续讲了起来:“很久以前,有一户人家里特别有钱,妻子怀孕生了一个男孩,这时候可以说是男主人风生水起的时候,事业家庭两不误。妻子负责照顾孩子,从小孩子就在溺爱中成长,不管是吃的用的都会给他最好的。但是孩子很不争气,从小学开始就懂得拉帮结伙,欺负那些比自己弱小的孩子,还学会了收钱,学校并没有制止,因为他的爸爸给了学校资助。就这样,他顺利地上了初中,结果开始变本加厉起来。不但把小学的坏习惯带来,还学会了新的本事,欺凌那些漂亮的女声,此时他的团伙成员已经越来越多,但是大哥的地位始终不变。就这样,又平稳地过了两年,到了初三时,他看上了邻班的一个女生,不过对方有一个特别要好的男同学,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结果他使出各种手段要得到这个女孩,搞到最后把女孩的那位男同学杀死了。因为他家里的财权关系,学校准备把事情压下去,结果女孩的家长和已故男孩的家长闹了起来,事情愈演愈烈,迫不得已学校开除了他。从那时起他开始混迹社会,学会了开车,抽烟喝酒样样精通,什么夜店KTV里他更是常客。因为有钱,他经常在外面惹事,拿钱去摆平。这样的人谁都会受不了,更何况是神灵,终于阎王知道了这件事,拍出了一个索命鬼跟在他身边,吸食他的寿命,等待一个机会把他带走。好了,我这个故事讲完了,你觉得故事里的男孩怎么样?”老头讲完问道。

海晏刚要说男孩就是不折不扣的人渣,却意识到了什么,故事里的男孩和他的经历那么像呢,自己也是未成年时杀人,没有给他判刑,而后被学校开除开始混迹社会,后来认识了白城等人。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来说说我的感受吧,我觉得这个男孩太可悲可怜了,当然自己做的孽,也要自己来收场。后来我还打听到男孩的姓名了,他就是海达集团的公子哥海晏。”老头话音刚落,海晏开始咒骂起来:“你这个看东西,你是不是玩我?不管你是怎么查出我的事的,但是你讲给我听,还要我自己评价自己,你是不是想死了!你在哪?赶紧滚出来!”海晏一把拽断了电话线,扔到了地上。

回头望向门口,那个黑影还在那站着,如果老头说的是真的,那个黑影有可能就是那个索命鬼,但是他不相信。

这时七号电话亭里的电话又响了,他刚要走过去,就发现情况不对,之前从七号电话亭出来时他根本就没有挂上电话,怎么可能还会响。

“这个鬼电话亭,不行,我要离开这!”海晏说着转身要向门口走去,却被身后的老乞丐掐住了脖子。

“啊!你。。。你没有死?”海晏被老乞丐掐的喘不上来气了。

这时电话亭的玻璃上折射出来的影子里却只有海晏一个人,根本没有什么老乞丐,他自己用手掐着脖子,渐渐地没了呼吸。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腿,拽着他往门口走去,他努力地转头看去,一个长发的男子正拉着他,虽然看不到脸,但是抓着他腿的那只手却是骨瘦嶙峋。

“你。。。你是。。。谁?”海晏使出最后一口气问道。

那个长发男子扭过头,却是一张骷髅脸,露出两排牙齿笑着说:“索命鬼!!!”

义乌治包皮过长多少钱

辖区治疗包皮包茎医院排名

南京哪里能治疗皮肤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