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蔬菜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小老头名字叫张仃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2:36 阅读: 来源:蔬菜清洗机厂家

张仃爷爷九十多岁了,口头语还是:我是个小学生。

我一笑:谁能教他?放眼20世纪中国,艺术界很难找出一位像张仃这样百科全书式的大师早年悲郁沉雄的抗战漫画;开国时承担的国徽、政协会徽和一系列开国邮票、宣传画的设计,新华门、中南海怀仁堂以及天安门等建筑装饰设计;上世纪50年代被吴冠中称为山水画革新里程碑的水墨写生;上世纪60年代毕加索加城隍庙的装饰绘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首都国际机场、长城饭店、北京西直门地铁站、贝聿铭设计的香港中国银行大厦等处的巨幅壁画以及《哪吒闹海》等动画片;晚年风骨峥嵘、意境苍茫的焦墨山水以及炉火纯青的篆书书法他一生的艺术成就真是罄竹难书。

中国的现当代艺术史,没了张仃,不知该怎样书写。他不是在画画,他用艺术调整了我们观看世界的目光和对待生命的态度。他不是一个painter(画家),他是一个art-ist(艺术家)。

所以,爷爷绝对是当今中国值得珍藏的一位精品老头。2009年5月,我帮助故宫博物院策划爷爷的回顾展,故宫确定了一个名字:丘壑独存。我喜欢这个独字他心中的丘壑,我们心中的他,都是独一无二的。

有人写文章,自称国徽设计者;也有些人在写文章时习惯性地把梁思成当成国徽设计者,我把报纸举到他面前,他甚至不愿意看一眼。在他眼里,那只是共和国60年前托付给他的任务,他完成了,仅此而已。

2009年,我做北京电视台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我爱你,中国》总撰稿,想把他请到演播室作采访,做了半天动员,软硬兼施,连哄带骗,把爷爷骗到电视台,只说了几句,他发现上当了,就封口了,回答永远只有一句:记不清了。

他并非说谎,关于他自己的经历,许多真的是他记不清的。当年他对延安的环境失望,决定出走,毛泽东给他亲笔手书,劝他留下,这封最高指示,他不知塞到了哪里。粉碎四人帮后,方毅副总理给他落实政策分房子的条子,他弄丢了。对很多事情,他表现出一种难得糊涂的漠然。如果赶上文革,要他老实交代,那有点麻烦,因为他对自己的经历所知甚少,对他来说,这些一律属于不需要被记住的事情。

磊落的脸

他不关注自己,也不愿意引人关注,认为这种关注,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是一种麻烦。他身材矮小,神情质朴安详,从来不往聚光灯下面站。1976年,黄苗子和郁风去香山看望养病的张仃,他们向村里的孩子打听张仃,没有人知道。又向他们打听一个白头发的画画的小老头,孩子们都知道,争着给他们领路。

爷爷喜欢小老头儿这一身份,这一属于普通人的、非权力化的身份让他心里踏实。他不作大师状,不挂某某大师工作室的招牌,这是一种大自由。他心底无私,看轻自己,看重艺术,所以我们才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力量,一种精神上的强大。无论尘世中有多少身体遮挡,他那张白发飘然、风神俊朗的面孔都会脱颖而出,不由我们不叫好。

像陈丹青,见张仃的第一面,就忍不住说:好样子!陈丹青是面孔鉴赏家,专门写过一篇解读文人相貌、对他们品头论足的文章《笑谈大先生》。他说的 好样子,是指风神,是从那张磊落的脸和粗布的衣裳里发散出的气蕴。像陈丹青崇仰的鲁迅,长得真好看!但他们的相貌,都不是长出来的,而是他们精神的冰山露在外面的那一角。

他劫后余生依然宁静和超然,因为他有画,这是个别人夺不走的世界。正如爷爷自己所说:中国艺术,它是身心不二的。

那一次在香山,黄苗子惊讶地发现,这个被打到社会底层的臭老九仍然诗意地栖居着。他买来了小学生临帖用的元书纸,借用村里小学生的一管秃笔、一方残砚,这样就开始作画了,像一个小学生一样,以好奇和兴奋的目光打量眼前的世界。

《香山》十四开册页那批画,是他较早的焦墨探索之作。陆俨少当年看到这些画,写了四个字:外枯内膏。

这个世界上只有创作这一件事情能让他投入,他不再需要别的。他的老师,就是眼前的山野以及生活其间的匹夫匹妇们。

在大自然中,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会比一个年轻人更加脚步矫健。山谷间湍急的水流,他可以踩着石头,一跃而过,而他身后的学生,则要小心翼翼盘桓许久才能通过。只有在散发着柴禾味道的山乡村野,他才找得到自己的位置。郁风说:他热爱乡土上世代农民的创造和艺术,一个涂彩的泥塑玩具,一块木雕的饽饽模子,驴皮的皮影戏人形,纸扎的风筝,舞台上的脸谱,木板刻印的门神年画,少数民族的刺绣许多许多古灵精怪的东西,都从他所储藏的箱底和心底的魔盒中飞出来。1956年在法国南部坎城,他邀请他的朋友毕加索来中国的民间走走。毕加索说:中国太好了,但我年纪大了,怕到了中国后,(艺术上)又有一个大的变化,自己会受不了。

抚州订制西服

双城订制工服

许昌定制工作服

东营制作西装